新澳门普京新澳门普京娱乐网址网址

小说庭吧 >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(凡人修仙传仙界篇) >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拔剑大荒
    金色古剑只是发出一声清鸣,随后便轻轻巧巧的被熊山的右臂一拔而起。

    熊山单手提着金色古剑,残破的身子似有些不支的晃了晃,但最终还是稳住了身形,嘴角微微翘起,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而随着金色古剑和金色火焰同时离开祭坛顶端禁制,祭坛上金光闪动的阵纹瞬间变得黯淡无光,而虚空中密布的火焰剑气一颤之后,也随之尽数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狐三与蛟三,以及雷玉策三人,纷纷现身而出。

    狐三与蛟三身周的白色光罩此时已不见了踪影,显然已经被彻底毁坏。

    二人现在被一个暗红色圆轮笼罩在下面,全身衣衫破损,血迹斑斑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而雷玉策三人情况要好得多,三人身周的金色光阵都没有损毁,只是里面的金色剑影被生生斩断了过半。

    雷玉策和文仲面色苍白如纸,一副元气大耗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二人随即看到落入韩立手中的金色火焰,还有被熊山拔出的古剑,脸立刻变得更加苍白,正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“喀啦”一声闷响从金色祭坛内传出,似乎是什么东西碎裂掉了。

    韩立闻声,心中不觉涌起一股不太妙的预感。

    未及他做出什么举动,一阵巨大呼啸之声从祭坛内传出,仿佛无数人正在声嘶力竭的仰天长啸,充满了无尽的欢呼之音。

    伴随着呼啸之声,耀眼无比的黑光从祭坛那道裂缝内爆发,整座洞窟都开始隆隆巨震起来,仿佛地裂山崩一般。

    金色祭坛也猛烈晃动起来,其他地方裂开了数道缝隙,里面爆发出一团团的黑光。

    “韩道友,熊道友,快将你们手中的东西放回原地!快!”雷玉策面如土色,惊呼出声道。

    韩立看到眼前情景,心中早就暗惊,听闻此话却不禁面露迟疑之色。

    熊山对雷玉策的话则是恍如未闻一般,晃晃悠悠的将金色古剑抱在怀中,同时翻手取出一枚血红色丹药自顾自的吞下。

    韩立看着身旁的金色火焰,微一咬牙,正要挥手将金色火焰送回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炸开,金色祭坛爆裂而开,化为无数碎石四射飞溅。

    站在祭坛顶端的熊山立刻被这股突如其来的爆裂震飞了出去,好巧不巧也朝着韩立这里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熊山此刻状态极差,似乎连飞行也做不到,任凭爆炸的冲击力将身体震飞,不过其右手却一直牢牢抓住那柄金色古剑,一副绝不松开的样子。

    韩立眼见此景,挥手打出一股青光,将熊山拦了下来,免得其撞上后面的洞壁。

    “多……谢……”

    熊山对韩感谢了一声,神情间却没有多少谢意,反而有些戒备之意,同时将金色古剑抱在怀中,似乎生怕韩立会出手抢夺一般。

    韩立眉头微皱,总觉得熊山的行为举止处处透露着一丝癫狂,和其原本的性格似有些不同,却也没有说什么,转首朝着祭坛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碎裂的祭坛内此刻浮现出一道黑色光门,大股大股的黑光从里面爆射而出。

    随即光门狂闪了几下,轰然而碎,接着嗖嗖呼啸之声大起!

    一道道身影从碎裂的祭坛中飞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哈哈!老子终于出来了,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多少万年啊,终于脱离了这处苦海!”

    “闻太岁那厮在哪,我蟒千罗誓要将他剖肚挖心,否则难消我这亿万年深仇!”

    一个个身影出现在洞窟之内,悬浮在半空之中,转眼间多达百人,口中发出兴奋的欢呼之声。

    这百余道身影大多数都是人形,也有些半人半兽,或者直接是兽型的存在,身上都是黑气翻滚,正是精纯的魔气,赫然都是魔族之人。

    韩立面色微变,目光闪动,掐诀收起真言宝轮和断时火境,飘身向后退去,飞射到了洞壁附近,以避免陷入四面受敌的境地。

    这些魔族之人修为都不弱,大都达到了太乙境层次,甚至其中有几个妖魔气息异常庞大的,并不在他之下。

    熊山此刻略微恢复了一些元气,也急忙后退,站到了韩立附近。

    他体表泛起一层血光,血光闪动间,身上的伤痕处浮现出道道血丝,交缠之下,伤口飞快愈合,双腿和左臂断裂处也浮现出无数血丝肉芽,疯狂生长。

    转眼间,熊山的身体在外观上恢复如初,只是面色苍白的很。

    此刻雷玉策等人也急忙飘身后退,雷玉策三人站在一起,而狐三和蛟三恰好落在蓝氏兄妹旁,便站到了一处,神情都很是凝重,同时狠狠瞪了韩立和熊山一眼。

    一众魔族之人发泄完了兴奋之情,朝着韩立等人望去,面上露出狞笑。

    “嘿嘿,是你们几个破开了封印?”一个身材高大,体格健硕的壮汉越众而出,望向韩立等人。

    此人全身皮肤呈现出古铜色,脸颊两侧和下巴上长满雄狮鬃毛的扎髯,头发根根倒竖,好像铁针一般,再配上遒劲无比的肌肉,仿佛一头威武狮王,俯瞰四方。

    韩立等人被其视线一扫,心中都是一凛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等都是金源仙域之人,误打误撞来到这里,不知诸位是什么人?为何会身在此处?”韩立眼珠一动,抱拳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,那可真是多谢了,作为报酬,我允许你们成为我等的血食,将精血和魂魄交出来吧!”长髯壮汉两道妖异的光芒骤然亮起,嘴角边勾起了一丝凶残的狞笑。

    声音未落,他身躯一晃,蓦然拉长,化为一道长蛇般的幻影,瞬间便飞扑到韩立身前,两只钵盂般大小的拳头上黑光大盛,狠狠砸下。

    长髯壮汉似乎很了解人族修士的战斗习惯,他的肉身强大,速度也极快,加之此地空间有限,近距离突击,比任何仙器秘术都来的有效。

    可惜长髯壮汉这次却失算了,面对他的突然袭击,韩立神色冷漠,身体一晃之下,便在原地凭空消失,接着又在七八十丈外显出了身形。

    长髯壮汉为之一呆,怔在原地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突然呼啸之声一起,恍如惊雷炸裂,一道足有五六十丈的金色剑光从天而降,宛若惊鸿斩向长髯壮汉。

    金色剑虹所过之处,将虚空划出一道整齐的黑线,森寒凌厉的剑意铺天盖地而下,瞬间淹没了整个洞窟空间。

    长髯壮汉面色一变,右手虚空一抓,手中凭空多出一柄黑色大锤。

    他手臂一抖,黑色大锤呜的一声,化为一团黑沉乌光朝着金色剑虹砸去。

    长髯壮汉这柄黑锤可不是寻常魔宝可比,他修为初成时游历魔域,偶然碰到一座玄冥乌铁形成的山峰,花费极大心思将其运到了一处地底火脉中。

    他借助地下火脉之力煅烧此山,前后花费了十万年才将那座玄冥乌铁山峰内的杂质煅烧殆尽,化为一块纯净的玄冥神铁。

    长髯壮汉之后更采集魔域数百种顶级金属性矿石,融入玄冥神铁内,再以魔族秘术凝练锻造了数万年之后,才炼制成这柄玄冥神锤。

    此锤看似寻常,实则奇重无比,寻常太乙境修士抬也抬不动此锤。

    长髯壮汉本人本就身负无边巨力,一锤击出,力压万钧,无可匹敌,任何攻击都能一击而溃。

    剑光黑锤相碰在了一起,“嗤”的一声轻响,黑锤裂成两半,切口处光滑无比。

    金色剑光轻易斩开黑锤,然后丝毫不停,继续朝着长髯壮汉劈下。

    长髯壮汉面色大变,张口喷出一颗黑色圆珠。

    黑光离口后立刻“砰”的一声碎裂而开,化为一个十几丈大小的黑色光团,将长髯壮汉的身影淹没在其中。

    金色剑光如电而至,斩在黑色光团上。

    “嗤啦啦”一声!

    黑色光团再次被一斩两半,两半的光团随即也被金色剑光携带的森寒剑意碾压泯灭,化为无数黑色光点飘散,但却不见长髯壮汉的身影。

    金色剑光一闪消失,化为一个人形,正是熊山,依旧手持着那柄金色古剑。

    他的面色仍旧苍白,但神情间却充满兴奋之色,欣喜无比的看着手中的古剑,眼中掩饰不住的兴奋和狂热之情。

    似乎在其眼中,此刻只有这把剑是最重要的,为了这把剑可以不顾一切,甚至陨落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千余丈外的虚空之中黑光闪动,长髯壮汉的身影一闪浮现而出。

    他此刻面色微白,似乎仍旧被那一剑伤了元气,不过他没有理会这些,看向被斩成两半的黑锤,脸上闪过一丝痛惜。

    玄冥神锤被毁坏至此,已经无法再用,好在材料并未彻底毁坏,还可重新回炉炼制,只不过不知又要花费多少年。

    “大荒古剑!”长髯壮汉转首望向熊山手中古剑,寒声说道,语气中充满忌惮之意。

    而熊山一剑轻松毁掉长髯壮汉的黑锤,对手中古剑的评价再次提升了一个层次,越发意气风发。

    “哈哈,魔族贼子,恩将仇报,看剑!”他大喝一声后,大荒古剑上绽放出耀眼剑光,将他的身体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金光一闪,熊山和大荒古剑同时消失,化为一道百丈长的金色剑光,再次朝着长髯壮汉斩去。

    剑光如长虹经天,更爆发出滚滚音爆之声,仿佛万马奔腾,势不可挡!
document.write ('